动力环境当前位置:主页 > 动力环境 >

互联网时代和用户谈梦想和情怀

时间:2018-05-21 09:00 作者:admin 点击:

  比如大量的现金贷、P2P平台存在对投融资双方资质审查不严格和高杠杆比例下的经营等风险。另外,互联网金融产品销售过程中的风险也是多样、隐蔽的。说难听点,互联网时代和用户谈梦想和情怀,是件很“伤钱”的事情。
 
  “现如今感觉烧多少钱,都是一个结果。”这句充满颓废语气的话从方舟口中说出来,似乎还充满了一股怨气。虽然姓名与“打假狂人”方舟子有一字之差,但他现在对打假的冲动似乎不亚于前者。互联网金融交易平台同样多种风险并存。周延礼表示,互联网金融服务涉及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法律合规风险、操作性风险等传统金融的风险,同时还有市场准入门槛低、高负债率、虚假投资理财、金融传销和非法集资等风险。
 
  除了互金产品存在一定风险外,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金融服务了大量不被传统金融覆盖的人群,具有长尾效应。面对新业态催生的新风险,做到风险防范成为当务之急。
 
  要在无数BP中拿到投资人的钱,还要在ABCD轮中坚持活到最后,先不论商业模式的捶打,这用户的基数(也包括描绘出来的用户数量)都是先决条件。而在这两年的创业风口上,补贴大战是一道“例汤”,用钱砸来用户,用补贴勾勒出未来的市场想象空间成了必然。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创业项目,要么顶着投资方的巨大压力,要么被投资方逼着(砸钱铺市场)也要将“烧钱”进行到底。
 
  过去的两年里,方舟创办的孕妈社交项目“烧”了太多补贴,而且都是被“假”用户拿走了。“两年烧了五百多万,最后项目一点起色都没有,我们真是被这群人坑惨了。”方舟满脸愤懑。
 
  他告诉懂懂笔记,所谓“这群人”,就是把项目最终拖垮的羊毛党。没想到一不留神,自己的创业项目就被专搞补贴的羊毛党盯上了,这让方舟一提起来就满腔怒火。
 
  能够“薅”死创业公司的羊毛党,究竟是何方神圣?
 
  创企搞补贴,富了羊毛党的“口袋”
 
  “我们一开始补贴的力度很大,后来怕了,就减少了。”
 
  两年前,方舟辞职创业,在浦东某高新园区的写字楼里,创办了一个孕妈专属的社交APP项目,功能是为孕妈群体提供在线交流、孕期诊断、孕妈食谱等多项资讯服务。
 
  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工作多年积累了很多与孕期准妈妈相关的市场资源,这次创业也算是有备而来。为了尽快拓展用户群体,也想到了补贴策略:每位孕妈注册平台账号后,即可获得30元的营养基金(用来购买营养品和相关孕妈专用产品)。为了让孕妈们有更高的积极性,团队还设定这笔“营养基金”在绑定移动支付账号后可以提现。
 
  “线上广告很快见效,上线几天后APP注册用户数量就超过1万人。”看到后台用户数量暴增,方舟和另外两位合作伙伴喜出望外。但经过仔细的分析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后台用户数虽然过万,但在平台上几乎没有孕妈在实时交流,活动区主推的积分换购产品也无人问津,“不管怎么补贴,只有提现的人,交流和换购产品的活跃用户很少。”
 
  百思不得之下,他开始咨询身边熟悉的创业朋友,希望找出原因所在。不料交流中发现,在创业圈遭遇类似问题的创业者大有人在,而自己似乎也只能徒呼奈何。
 
  “很明显,这就是遇上羊毛党了,专门拿补贴的一群人,我都被薅死两三个项目了。”另一位创业者张志伟在和懂懂笔记交流时,也分享了自己的遭遇。张志伟自称是“创业枭雄”,这个“枭雄”一词并非贬义,是周围朋友为了形容他在创业路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不屈“精神”,而赋予他的名号。
 
  在一年前,经历两次创业失败后的张志伟转做行业(财经)自媒体了,而且一开始就拿到了朋友天使投资。为了吸引用户关注,他依旧选择了“烧钱”补贴的手段,在公众号上大搞营销活动。一开始搞的活动是每位参与公众号关键词抢答活动的用户,都可以获得一个5元红包。
 
  “活动第一天我们的粉丝就增加了五千多。” 张志伟在感慨“钱真万能”后却发现,活动过后连续一周的公众号群发推送,阅读量都是个位数。
 
  让他感到困惑的是,这场活动下来,后台已经有近万个粉丝数量,而且也没怎么“掉粉”,为何阅读量还是上不去呢?起码增加几十近百的阅读量,也能证明这一波粉丝的价值呀。
 
  张志伟回想起了几年来的创业经历,担心自己可能又让羊毛党盯上了,这一次五万钱的红包营销,搞不好都让假用户给“薅”走了。
 
  “以前做互金的时候,注册补贴都是十块、二十块,甚至更多。没想到五块钱的红包也有人占便宜。”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曾创立过的两个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都是被羊毛党把补贴推广的经费“薅”光的。最过分的一个,注册补贴被“薅”走了近千万,但转化的投资订单一个都没有,“不让补贴提现,用户没积极性,让提现嘛,就全都让这些羊毛党把钱赚走了。”
 
  而在他身边,被羊毛党“薅”走补贴资金的创业公司数量并不少。据他透露,在深受其害的创业公司里,互金企业估计占了一半,剩下的就是O2O、购物、社交网络等平台。
 
  只要创业企业依靠用户而生,羊毛党就能够有机可乘。至于方式,更是千变万化,有时还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羊毛党贪的小便宜,其实是门大生意
 
  “最初只是占些小便宜,后来发现这确实是一门生意。”
 
  吴俊(化名)是一位93年的“小鲜肉”,虽然年纪轻轻,但却已经是一家小公司的合伙人,而公司所从事的“业务”,就是难上台面的羊毛党。
 
  “上大学时,我就喜好这个,有任何补贴活动,我就会注册,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能赚。” 吴俊毕业后,刚好赶上小贷等互金机构集中创业大潮,大量现金补贴让他心动不已。于是他便和两位同窗共同组建了一个小工作室——专“薅”互金机构的补贴。
 
  “(手机号)还没有实名制之前,我们买了很多卡,然后在各大互金公司平台上注册账号,拿开户奖励,一般都是选择那种可以提现的推广活动。”
 
  一个多月下来,三个人从互金公司拿到的开户奖励竟然超过了三万元。也就是说,毕业第一个月,他们的“工资”就已经破万了。觉得这种方式来钱快,他们也坚定了要把“薅”羊毛的业务当做长久的事业。
 
  但是似乎好景不长,在手机号码严格执行实名制之后,他们的“生意”也遭遇了困阻,但很快,这个问题就被“勤奋好学”的他们解决了。
 
  吴俊告诉懂懂笔记,移动、电信、联通都实名制了,但170开头的虚拟运营商卡号并没有严格实行实名制,起码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正规的运营商之外,还有许多无需实名的虚拟卡,在市面上流通。更有大量“接码”的新生平台,提供有偿的手机验证码注册服务。
 
  “微商群控,用的就是这种卡,只能暗地交易,不能公开销售。”吴俊他们通过微商的渠道,向“懂行”的人购买了一批类似的虚拟号卡,继续进行“薅”羊毛,把钱都“薅”进自己的口袋里。据他透露,甚至有不少落魄的微商平台会利用手头现有的群控系统,转行做羊毛党,专门“薅”互金平台的补贴与奖励。
 
  吴俊透露,其实许多互金企业本身都是“一牌多用”,大家都是心照不宣,所以在设置提现的门槛上都不敢要求用户绑定银行卡,这就大大降低了自己提现时的难度。
 
  “另外,这个圈子里本身就有很多游戏规则,我们做这个也不是过街老鼠,有时候大家是要互相利用的。”吴俊解释,在前两年互金平台火爆时,他们与平台之间也会有紧密“合作”。简单说,就是大量资本加码互金平台,导致行业参与者暴增,而互金平台之间竞争激烈后,获客成本也开始暴涨。而此时,平台、羊毛党,以及新兴的中介机构形成了新的游戏规则。
 
  “我们上面也有中介机构,就是广告渠道代理。他们会承接很多拿到投资后的平台的需求,就是增加注册用户量。”吴俊表示,平台需要一个好的“成绩单”交给投资人看,而越来越少的推广费用和越来越贵的获客成本,已经让平台难以承受,而他们“低廉”的服务成本正是平台所需要的。
 
  “另外就是有些平台部门主管的小心思,包括从市场推广费用里拿到回扣。你想想大几千万市场推广费用花出去,用户量唰唰地涨,对上有一个交代,自己还能从中介机构那里获取返点,何乐而不为。”吴俊称,中介机构为了争夺这些关键部门的投放,有时会把30%甚至40%的点返给客户,“我们其实就是在最底层的,人家吃肉我们喝点儿汤。”
 
  实际上,不仅是喝一点点儿汤,吴俊也隐隐透露出对未来生意的担忧,反复提到“转型”一词。尽管“生意”一做就是三年多,迄今为止他们的小日子仍过得比较滋润,但是市场需求也在变化。“一是平台的采购方也在不断寻找物美价廉的服务方(广告代理渠道和‘羊毛头’);二是去年很多广告代理渠道开始升级迭代,自建羊毛群,开始向互金平台提供有真正网贷投资需求的散户了。”
 
  的确,经过过去两年的行业洗牌,诸如互金等行业已经开始走向成熟,从仅仅需要“用户量”转而需要“复投率”和“成交量”。而中介结构势必要寻找有实际需求或者购买能力的“活”用户,用平台方提供的投资返现或加息等手段促成生意(即渠道放单)。很多传统意义上的羊毛党,已经开始退出互联网金融行业。
 
  这些变化趋势,既有行业主管部门加大监管的原因,也是投资机构对所投项目日益严格管控的结果。毕竟,投资人对行业里的门道,也越来越清楚。
 
  如何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管控?周延礼建议,监管部门要处理好发展与监管的关系。制定科学的监管规则,鼓励市场机构发展,同时严防金融交易违规风险,确保新金融业态的稳定发展。
 
  科技监管、精准监管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渗透到金融市场运作的不同环节,就技术在降低金融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降低交易成本并提高运作效率等方面作用已达成共识。然而,技术的发展和运用也可能对金融行业的稳定性造成冲击。
 
  技术的两面性决定了可以用技术违规,也可以用技术监管,就看谁走得快。
 
  “金融科技的本质是什么?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而不是以技术来试探金融准入的门槛,以技术来突破金融监管的底线。”霍学文称。
 
  他表示,监管部门要按照减量、发展、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做好相关的工作;积极应对新技术的挑战,发挥新技术的优势,同时引进更多的外资金融机构,引进更多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公司。
 
  目前,监管部门存在数据、算法和计算能力不足的问题。周延礼表示,希望财政部加大对金融监管部门大数据的监管平台建设投入,从大数据平台建成一体化的监管工程,使金融监管不仅能够实现对新金融业态及日常行为的监督和监管,同时也能够对一些法人机构的资金、资本情况做到实时监管,及时发现重大资金安全问题。
 
  将技术应用于监管中至关重要。“要发挥科技监管的作用,精准监管,提高监管人员的监管技术水平和能力,娴熟地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改进监管方式。在大数据和金融安全监管平台基础上,构建数字金融、数字社会的设计框架。”周延礼表示。
 
  投资者教育至关重要
 
  此前,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许多金融机构甚至类金融机构、准金融机构,这些机构销售的一些新产品,呈现出风险多样化、科技化、隐蔽化的特征,且传播速度很快、超出预期。
 
  “前一段时间很多机构还有一些个人披着区块链的外衣,开展非法的ICO(首次公开募币)、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等活动,这些都对互联网安全包括终端的安全、平台的安全、网络技术和金融的安全带来新的挑战。”周延礼表示。
 
  周延礼认为,由于消费者金融知识、风险识别和承担风险的能力相对欠缺,容易遭受误导、欺诈和不公正待遇,社会外部性影响很大。这些问题严重影响国家的金融安全,监管部门要加快监管的步伐。
 
  “投资者教育最为重要。”宜信创始人唐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记者表示,投资者金融知识相对欠缺。
 
  唐宁认为,投资者教育是一个高成本且漫长的过程。可以利用科技通过互动、游戏化、趣味性的方式,进行投资者教育。例如,可以通过几分钟的视频,帮助让艰难拗口的金融概念简单通俗化地被理解,这对金融发展非常重要。
 
  在投资者端如何进行有效的保护?道口贷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罗川认为,在进行投资者教育,让其认识到每一种金融活动都是有风险的基础上,信息披露非常重要。
 
  罗川还指出,需对投资人的适当性做非常严谨的能力评测,做强制的分散投资,才能对投资者进行有效的保护。投资者适当性的能力测评,可以使其投资的项目和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分散投资则可以使用户的投资组合适当分散。这样发生风险时,不会对他们造成过大损失。
 
  此外,方以涵指出,个人征信领域的投资者教育也非常重要。
 
  此前,行业内个人多头借贷、过度借贷、骗贷等行为不断出现。而随着百行征信的成立,业内分析,这将有助于解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息分割问题,增加征信有效供给,惩戒不断失信的消费金融借款人。
 
  “对客户进行信用教育,让客户明白有义务还钱,如果不还钱会受到惩戒,这是我觉得现在非常缺失的事情,也是这个行业健康发展非常重要的环节。”方以涵表示,个人征信体系的建设非常重要,可以促进信用教育,提升投资者的信用意识,共同建立信用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