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咨询当前位置:主页 > 规划咨询 >

稳定内需成为政策重点

时间:2018-12-24 14:04 作者:admin 点击:

“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2019年外部环境的评价并不乐观。我们此前强调,中美贸易冲突将是中期博弈,尽管G20峰会中美暂时达成共识,近期中美双方也陆续释放出谈判善意,但对后续进展仍不宜预期过高。
 
在外部环境依然严峻背景下,“稳中求进”仍是整体政策基调,会议继续强调“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工作”,2019年,维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仍是首要工作。
 
2018年,尽管贸易冲突对市场信心影响较大,但中国的贸易实质受影响并不严重,或者说,贸易冲突的实质影响尚未完全体现。1—11月,以美元计价,中国出口同比增长11.8%,进口同比增长18.4%,增速较2017年分别提升3.9和2.3个百分点。但2019年,在贸易环境难有明显改善背景下,预计出口增速将较2018年有较大幅度下行,稳定内需则自然成为政策重点。
 
会议指出,2019年的重点工作之首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其次是“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关于国内市场,则明确强调了“改善消费环境”、“增强消费能力”、“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基建补短板等方面。
 
从上述角度看,我们认为,2019年的需求重点一方面来自消费,一方面来自制造业和基建投资。就消费而言,目前最关键的约束实质是经济增速下行背景下的收入增速下行,同时,房价高位对消费目前更多是挤出效应。在2019年经济增速依然处于下行通道的背景下,继个人所得税减税后,我们继续关注收入分配制度的变革对居民消费能力和消费倾向的促进。
 
就投资而言,我们此前的报告专门讨论了为什么2019年基建投资托底强于房地产(见《基建专题报告——少壮不基建,老大徒伤悲》),会议强调制造业投资和基建投资印证了我们此前的判断。我们认为,从设备更新周期看,此轮设备更新大致将持续到2019年末,即2019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仍可维持。而基建投资依然具有一定补短板空间,整体上,投资仍是2019年经济增长的稳定器。当然,考虑到目前宏观杠杆率仍处高位,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更多在于稳定和托底。短期内,依靠投资稳经济,中期的增长则依靠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这或许也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成为2019年工作重点之首的原因。
 
至于市场预期的房地产政策放松,我们认为,房地产政策局部放松的可能性存在,体现为某些行政性限制措施的退出,其目的是为了保障房地产市场平稳回落。但房地产市场的全面放松绝无可能,无论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还是从居民杠杆率的角度考虑,“房住不炒”都将是未来长时期的政策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