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当前位置:主页 > 建筑设计 >

中国的科技金融创新能力不会被激发

时间:2017-09-25 15:12 作者:admin 点击:

    金融科技在国内的发展,一方面体现在科技机构进入金融业,较为成功的案例如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及微信支付等;另一方面则体现在金融行业引进科技,如直销银行、手机银行等。麦肯锡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倪以理认为,传统银行的创新比起在互联网的创新,比起一些纯网上的银行,差了三到五年。
 
    “数字化时代如果不重视客户体验,以及业务所关联的场景和生态,既无意愿又无能力去构建,将很难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最终只能是在竞争中被市场挤出。”广发银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关铁军称。 近年随着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金融科技公司崛起、消费者数字化需求增加以及新技术的迭代更新,大中型银行纷纷开始试水数字化新模式。当工农中建等大型银行相继与京东金融、百度、腾讯、蚂蚁金服等互联网机构开展战略合作之时,民生银行与小米、搜狐也签署合作协议,冀图做大做强互联网金融;光大、平安、兴业、招商银行的科技子公司光大云付、平安科技、兴业数金、招银云创等互联网金融技术已取得一定成就。中国的金融科技起源并非于金融,而是科技。如果不是科技机构迅速抢占金融业务,中国的科技金融创新能力不会被激发。
 
    “金融科技对金融机构的冲击是巨大的,它的冲击在于把金融机构的生产过程从内生的过程变成了一个外化的过程。”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朱民表示,金融机构以前产品的设计、生产、分管、配置、销售完全是在一个机构内部产生和进行的,不管这个机构大小,生产流程都是内生的。金融技术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内生的环节,逼迫着把内生环节外生化、社会化、商品化、产业链化。所以,今天整个金融产品的设计、生产、控制、配置、销售变成了一个产业链、市场化的过程。
 
    竞争还是同路
 
    “以前我们认为科技是支撑(金融)业务的,科技是走在后面的,现在科技是推动(金融)业务的,给我们很多科技的人才有机会能参与到最前沿去,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能够重塑这个行业。”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提出了金融科技的“310”模式,即3分钟的申请,1秒钟到账,0人工干预。
 
    虽然当前国内多家大中型银行智能机具对同类业务的柜面交易替代率已突破90%,部分地区几近100%,但仍然很难实现“310”模式。而欧美则是:3个礼拜申请,1个月审批,拒绝率可能很高。“今天的银行还是以金融服务为主,在日常生活中还谈不上无缝对接。但日常生活中,金融无时无处不在。”阿里金融云总经理徐敏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称,最好的金融是“无感知金融”,当需要的时候,金融就在手边。如果要实现“无感知金融”,那系统一定是优雅的,“拟人”的,而非账户为中心的。虽然很多家大中型银行宣称综合机具柜面替代率达90%,但仍只是初步的自动化,系统设计的核心仍然还是账户,还不足以实现“无感知金融”。
 
    银行业被敲响警钟,近年已加大在科技方面的投资,更新核心银行系统、加快应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推进网点转型和拓宽渠道,以及与科技机构成立合资公司、共享渠道、交叉销售等方式战略布局金融科技。“现在我们把这种风控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让金融机构在现阶段缺乏线上数据积累的情况下,可以迅速发展线上金融业务,在提高增量收入的同时,实现业务模式的完善和迭代。”陈生强表示,京东金融和金融机构合作,既能够给金融机构带来新增客户,也能服务好金融机构现有用户,同时,还能给这些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
 
    然而,银行的固有业务被收缩,盈利空间被挤压却已成为现实。朱民认为,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机构或者对整个供应商、金融供给方面的生态冲击和破坏巨大。
 
    “像蚂蚁金服是一个大平台,很可能是一个垄断的平台,这个垄断平台的出现,是集中和分散的两个极端的出现金融市场。”朱民称。
 
    井贤栋认为,整个从金融科技第三方平台来看,投资、融资规模来看,整个平台包括京东金融、财付通等全部加起来,可能与整个金融市场的总量相比连1%的金额都不到。在新金融道路上,一切才刚刚开始。没有竞争者,更多是同路人。
 
    前行方向:监管与市场
 
    “我们的确是认为监管是与创新不会背道而驰的,我们甚至还又往前走了一步,我们认为满足监管方面的要求,其实是创新的机会所在,只有它自身能够给我们带来创新的机会。”Aaron Karczme称。
 
    实际上,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金融科技的未来都取决于监管与市场的共同作用。从2016年底开始,更严格的监管已在发生,在新形势下有利于帮助这个行业更加健康的发展。监管的思路清晰,市场的步伐更快捷。
 
    朱民表示,金融正在发生最大的冲击和变化是在监管和法律方面。因为金融科技的出现,监管第一个必须从机构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当整个的功能是内生的时候,监管针对机构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混业经营的时候我们开始讨论功能监管,在金融科技的前提下,监管没有任何选择,必须从机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监管第二个必须从一个静态的区域、一个城市、一个点走向跨区域和跨境的监管,因为所有的科技金融都是跨区域、跨境的。
 
    央行副行长易纲在“2017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表示,凡是搞金融的都要持牌经营,纳入监管,要实现监管全覆盖。“下一步监管将加快建立健全行业的信息化监管基础设施,通过技术手段来实施监管,全面掌握行业的数据,同时及时制定标准和规则。”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称。“现在是最好的时代。”腾讯集团副总裁赖智明称,“未来还是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我们看到有很多机会,可以为更多社会层面,包括传统产业,以互联网+、金融连接的方式来提供服务。甚至海外的一些发展;我们也看到周边的国家(东南亚、美国、欧洲)都可以成为一些样板,设计一些新的科技来跟国家级别的不同机构进行连接。”